相关文章

1.8万住月子会所 产妇质疑卫生有问题致婴儿生病

来源网址:

高新锦业路幸福湾母婴会所

花1.8万元住进月子会所,就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护理环境。没承想在此期间孩子得病被上药,未满月的孩子,在西安儿童医院确诊为患了鹅口疮。

近日,西安市民李先生向陕西传媒网打来投诉热线,“妻子生完孩子就住进了高新锦业路幸福湾母婴会所,还没坐完月子,孩子就病了,会所护士说涂涂药就好了,可是3个月过去了,孩子还不见好。”11月29日,李先生说,他觉得孩子病了,月子会所是有责任的,是由于会所卫生有问题所致。

已经3个月过去了,孩子口内还能看见一些白色的东西。

婴儿18天患上“鹅口疮”3个月过去至今未愈

29日晚8时许,记者赶到李先生家中,已经3个月过去了,孩子口内还能看见一些白色的东西。“这就是鹅口疮,孩子在月子里18天发现患病,现在3个月过去了还没好。每天给孩子涂抗生素,一天2~3次,孩子难受我们也是痛在心里。”李先生拿着3个月以来给孩子用过的大大小小的十几个药瓶向记者说。

据西安儿童医院郭医生介绍,新生儿感染鹅口疮,多是由于奶嘴消毒不彻底、孩子爱咬手指、母乳喂养时妈妈的乳头不清洁,以及宝宝餐具没清洁干净所致,所以新生儿期一定要注意奶具的消毒及护理人员的手卫生。当宝宝发生鹅口疮时,第一时间内要将所有喂养用具彻底煮沸消毒,宝宝的衣物最好是开水烫过后暴晒。母乳喂养的妈妈,每次喂奶前用温毛巾将乳房擦洗干净并洗手。

3个月以来给孩子用过的大大小小的十几个药瓶。

连续5天追问会所 最后发现孩子得了鹅口疮

李先生介绍,妻子在医院生产后,8月14日,妻子和孩子直接住进了幸福湾母婴会所,“当时我们特意找了很多家,最后选了幸福湾母婴会所,为了妻子和孩子能得到周到的照顾,我们选择了婴儿托管和妈妈护理休养服务,想着一生就这一回,多花点钱也是值得,家里也能轻松些。”

可是事情并没按李先生预想的发展,在孩子托管的第18天开始,李先生妻子发现孩子连续三四天哭闹不安,舌头、嘴角发白。李先生就赶紧问月子中心护士怎么回事,“护士告诉我,没事,是奶瓣。”

李先生回忆,“我们没经验,也比较相信会所的护士,因为觉得她们是专业的,所以并没有质疑,直到第五天,孩子哭闹不停,我们才觉得孩子应该是哪里不舒服。赶紧问她们,孩子怎么了?”在李先生和妻子的再三追问下,当日在班的高护士才说,“你家孩子得了鹅口疮。”

家属质疑会所卫生 婴儿奶具、衣物“集体”消毒、清洗

“第一次听说这个鹅口疮,我和妻子一下紧张起来,护士却告诉我们没事,涂上两天药就好了,于是在她们的指导下我们去药店买了药,经过她们调配后给孩子涂上,可是孩子却一直没有好转。”李先生说,“直到我们在医院听医生讲了患病的隐患,这才回过神来。虽然不能排除我们自己的因素,可是由于在会所我们孩子是属于托管护理,回想起来会所在卫生方面还是很让我们质疑的。”

李先生回想起在会所的种种细节,“之前在与会所签合同的时候,会所说每个房间都有消毒设备,衣物由责任护士单独手洗。可是住了那么多天却不是那么回事。会所里奶瓶是所有孩子的放在一起消毒,而且奶瓶、吸奶器随处可见,床单、衣物更换次数较少,孩子的衣物据护士们说也是所有孩子的放在一起洗的,整个会所一共有12个护士,是轮班制,20多天里一直不知道哪个护士是我们的责任护士。发现了问题之后,我们孩子的奶具、衣物也没有做单独处理。等等。”

会所负责人回应不承担责任 有护士或悄悄被解雇

李先生和妻子感觉事情并不那么简单,李先生再回到幸福湾母婴会所,想找到其中一位李护士长时,却发现这位李护士长已经自发现孩子鹅口疮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会所,据其他护士说已经被解雇了,原因不知。

29日,记者联系到了幸福湾母婴会所负责人张女士,张女士说,“当时发现孩子得了鹅口疮,就给孩子用药了,我们已经做了我们应该做的,我认为孩子得鹅口疮的原因有很多,会所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,如果家属质疑会所的卫生有问题,可以走相应的法律程序。”